末夕旧丶

定格。

给伊莎的信

伊莎:

近来可好呀?

现在是上午八点左右,我来上一二节的课。这学期工作日的早晨都要早起呢。
食堂里没有了跟我们抢饭的新生,昨天他们的军训已经结束了。
之前看到他们来,觉得都是他们让自己变老了。其实是无端的迁怒罢了,新生年年有,前年的自己就是现在的他们。少许的迁怒和嫉妒混合。想想看,自己也不是很老。
一个室友交到了女朋友,一点也不羡慕,只是觉得他得意忘形的样子很欠揍。
一个人就一个人,一个人就好。
有没有一点寂寞?

其实觉得自己有成为病娇的潜质呢。独占欲啊妒忌啊要坏掉了。所以感觉自己有点危险。
我是一个卑鄙自私的人。
后宫之魂就算了。多情的人。
指望他们几个人永远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吧。推己及人,一夫多妻什么的要不然加入摩门教或者跑到奇怪的地方成为酋长吧。要不然穿越到异世界或者成为卡密什么的也可以。

如果那些情感都是虚伪的,真是让人无法承受。

暑假的时候,一个人离开了我。
我们在网络时代相遇,她让我看到的不同的世界。我看到了女权主义,看到了汉服同袍,看到了昆虫爱好者,看到了很多。
她带给我很多感动。
曾经一度认为,我们的关系会一直友好下去。
由于我的原因还有其他原因,我们之间也一度没有联系。 
本来以为关系会慢慢变好,趋势也是这样子表明的。
她离开了。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变回之前那样好。 
她离开了。走的时候跟我说了。 
她离开了。

“艰难的日子你也走的话”
放心啦,没关系的。我好好的,完全没有影响。
我是一个卑鄙自私的人。

说走就走,哪有那么容易。在我的世界留下痕迹,自顾自的走开。
我没有同意啊,就算我会同意。
我知道无法挽回。

没那么容易。

走吧走吧,就这样吧。
谢谢听我自说自话。
再见,伊莎。

 西风
2015年9月22日

评论

热度(1)